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,,,,,,

成立于上世纪70年代的“孤岛学校”,半个世纪以来,只有郭福民、孙士体两位老师。如今,“孤岛学校”停办,孩子们将要面对跨县就读的辛苦……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5年来,孙士体老师早晨乘船而来,下午乘船而去,期间把一个又一个孩子送出了“孤岛学校”,送出了“孤岛村”。 5年来,在他的精心教育下,共有15个孩子从“孤岛学校”毕业,随着父母到外面的学校读书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因为孩子年龄小,上课时有的孩子会突然站起来跑到院子里撒尿,有的则跑到教室后面,一屁股坐在地上玩了起来。孙士体老师不得不暂停教学,先到院子里为孩子提裤子,然后到教室后面把孩子拉起来,哄到座位上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虽然教的学生年龄小,人数少,但是孙士体老师教的内容却一样不少。读书、写字、算术、儿歌和课间游戏,中心学校孩子能学习到的,“孤岛学校”的孩子一样能学到。孙士体老师说,每节课的内容,他都是按照教学大纲来备课,认认真真地向孩子们传授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今年暑假开学后,5岁的张浩宇和“孤岛村”的其他8名适学儿童被安排到九龙镇就读,由于是跨县就读,每天都只能由校车接送。“早晨7点多校车来接,中午在学校吃饭,下午放学后再送回来。”张英说,孩子们读完幼儿园后,就没有了校车接送。“明年孩子是否能跨区读小学,现在还不知道。如果可以继续读的话,村里有孩子的家长们每天除了忙着接送上学,怕是别的什么事也做不了。”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孙士体老师到学校后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扫教室和学校的院内的卫生。“当时,校园内垃圾遍地,窗户上有蜘蛛网,屋檐下有马蜂窝。”孙老师说,他一个人打扫了两天,校园才有了模样。图为2017年11月20日,几位孩子家长帮助孙老师打扫班级卫生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“不能让南季湾的孩子们没有书念。”孙士体在表态的第二天,便来到南季湾小学,成了这所学校的唯一一名老师。孙士体清楚记得,第一天去南季湾小学,他从家中骑自行车走了三四公里,然后乘坐渡船过河,下船后又走了一里多路才到学校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“孤岛学校”创办于上世纪70年代,村民郭福民是这所学校的第一任教师。南季湾村近500口人,绝大多数都在这所学校读过书。5年前,郭福民老师因为年龄原因,结束了40多年的教学生涯,但直到开学前都没有老师愿意到这所“孤岛学校”教书。 关键时刻,孙士体老师主动请缨。当时孙士体已54岁,身体也不好,家中上有年近九旬的父亲和岳母需要赡养,下有年幼的孙子需要照顾。考虑到这些因素,中心校领导犹豫了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上学期,张浩宇还和另外8位小朋友在村里的学校上学。他们村的学校叫“南季湾小学”,但村民们却称之为“孤岛学校”。因为这里是泉河在流经界首、临泉、颍泉三地的交界处,自然形成的一个面积约为1.5平方公里的村子,平时外出都要坐摆渡船。由于地理环境特殊,在当地又被称为“孤岛村”,而学校也就习惯地被称为“孤岛学校”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近几年来,村里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,一些适龄孩子被家长带去外地上学,“孤岛学校”和其他农村学校一样,生源渐渐减少。“虽然名为小学,实际只相当于幼儿园和学前班。”据孙老师介绍,他第一年到南季湾小学代课时,班里共有4个学生,第二年7个,第三年8个,第四年10个,去年7个。“学校只设一个班级,7名学生中年龄最大的6岁,最小的只有2岁半。”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因为离学校较远,加之来回渡船不方便,所以每次离家上学时,孙士体老师都会从家里带点干粮,中午在学校简单地加热充饥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村里一张姓干部说,孙老师退休后,就再也没有老师愿意到这个学校任教。就这样,5岁的张浩宇和其他6名小伙伴只好在学期中途停课。随后,张英和其他几个孩子家长接到了上级通知,称“孤岛学校”经鉴定为危房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孙老师说,几年来,他已经与“孤岛学校”和学校的孩子,以及家长之间有了感情。虽然刚开始来到这个学校有些不适应,但现在已经感到不舍。南季湾的村民一直坚持用“先生”一词称呼他,上至九旬老人,下至20多岁的青年,都对他毕恭毕敬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孙老师说,因为渡口的船一般不是按固定时间摆渡,有时担心误了孩子的课,他就自己试着划船过河。几年下来,他已经由一个“门外汉”,变成了划船技术娴熟的行家里手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孙老师说,因为饮食不规律和吃饭冷热不均,如今,他已经落下了胃病。在2018年的4月份,到了退休年龄的孙士体老师只好办理了退休手续,恋恋不舍地告别了“孤岛学校”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9月是皖北农村农忙的时候,但是无论有多忙,到了每天下午4:30左右,张英都会准时从田间回到村头,等待5岁的儿子张浩宇放学。在村头,每天像张英这样放下农活来接孩子的,还有黄玉英等8个孩子的家长。这些孩子每天早晨7:30被外地的校车接走,到了下午放学后被送回。

中国人的一天第3224期:50年“孤岛学校”戛然而止

成立于上世纪70年代的“孤岛学校”,半个世纪以来,只有郭福民、孙士体两位老师。全村近500名村民都曾是郭福民的学生,而孙士体也在退休前的最后几年,将南季湾村的孩子一个一个送出“孤岛村”。如今,“孤岛学校”停办,孩子们将要面对跨县就读的辛苦……(摄影/韩振 视频/魏占营 编辑/庞宇佳 腾讯新闻“中国温度”扶贫特约 《中国人的一天》第3224期)

文章来源腾讯新闻,建议下载腾讯手机新闻客户端浏览

评论